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谈婧 > 央广连续7期特别策划《定义共享经济》之共享空间

央广连续7期特别策划《定义共享经济》之共享空间

文章来源 | 中国之声(zgzs001)

2015年,国内共享办公空间正式起步。不仅吸引了众多创业者和各路资本的关注,也逐步吸引着近年来自持物业比重加大的开发商们纷纷布局。三年中,一些项目黯然退场,一些项目持续扩张,行业内的联合合并也初现端倪。

不谈钱只讲痛点和情怀的生意,不够真诚。那么对于共享办公空间领域而言,能不能赚到钱?所谓“共享”,只是这种新型办公模式的噱头,还是未来利润增长的法宝?

上海陆家嘴

在繁华的商业区拥有一个办公地,是不少创业者的梦想。受限于初创期的资金不足,过去这个梦想有些遥不可及。不过去年,上海姑娘吴亦可仅以1100元每个固定工位的价格,在虹口区的一家共享办公空间租下了三个工位,就如愿开始了自己旅游个性化定制服务的创业之路。

北京国贸

正是由于这样的逻辑,在“创业热潮”如火如荼的2015年,被认为直击创业企业痛点的共享办公空间也迎来了风口。2017年末,华融融德刚刚对纳什空间进行了战略投资,总经理黄春雨将这个市场定位在了万亿级:

纳什空间鸟巢旗舰项目

资本的推动下,共享办公空间如雨后春笋。走在北京东四环外的百子湾大街上,梦想加、新派公寓、无界空间等共享办公空间“比肩接踵”,著名的双创重镇中关村,共享办公空间更是扎堆开业 。由于近年来商办类库存量居高不下, 共享办公空间的整体租赁获得了较大的议价权。因此其最直观的赚钱方式,就是获得整租成本和转租收益间的增值部分,也就是“二房东”式收入。地产行业出身的优客空间创始人毛大庆:

不过,和淘汰率极高的创业团队的紧密联系,客观上也造成了这些空间的平均租赁周期较短,一般低于一年。共享办公空间梦想家市场总监李峥:

梦想家彩虹桥店公共区域

不断有团队到期退租,租金稳定性受到威胁,中介费等获客成本却在提高。因此2016年,共享办公空间发力仅一年后,包括地库、孔雀机构、MadSpace在内的众创空间接连倒闭,原因多种多样,但出租率下降是共同的。而一旦入驻企业的规模变大, 共享办公空间的性价比优势又会同步削减。

    

例如,无界空间(望京国际)独立空间报价为2050元/工位/月,这个价格在行业内并不算高, 那么20个人的团队每年需要花费的租金为49.2万。而与望京国际一路之隔的方恒时代,162平米独立办公区的年租金为38.2万元,也足以应对20人团队的办公需求。前Uber中国战略运营联席主席,如今主要做投资人及共享经济研究的谈婧表示:

不过,优客空间创始人毛大庆表示,将共享办公空间和孵化器、众创空间混为一谈是一种误区。他认为,共享办公空间绝不应该是卖工位的“二房东”,它的核心竞争力还包括服务价值和社群价值,从而对即使做大了的客户依然产生黏性。

    

毛大庆打开手机,指着优客空间APP介绍,由于APP中集合了众多第三方服务提供商的应用模块,不但成为优客空间向入驻企业提供增值服务的主要通道,也是自身服务收入的一个来源。

优客工场共享办公空间

不过,清华大学互联网产业研究院院长朱岩表示,以目前大多数共享办公空间多种行业混杂的情况来看,通过撮合交易等获得所谓的服务价值,难度比较大。毕竟服务提供方并不仅限于空间内部,入驻企业也没有选择“邻居”企业服务的必然:

优客讲堂将向大学提供创业课程

而至于社群价值,采访进行的当天,是在优客空间旗下“优客讲堂”的发布会上。毛大庆说,这就是将社群价值变现的一种方式——通过优客空间聚合的创业案例,向高校提供付费的创业课程。不过他也表示,目前服务收入和社群收入加起来,仍只占到整体收入的15%,他希望2018年能有一个较大的提升。谈婧也认为,社群价值的确是共享办公空间未来想象空间最大的所在,如果运营的好,甚至有可能超过工位收入: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