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本文共 8961 字,读完约需要 16 分钟

导语:

 

谈老师上周六在清华SCE高管论坛发表了一个演讲,第二天,特斯拉大涨6%,A股新能源汽车板块和共享汽车板块连续两天全线涨停,谈老师究竟说了啥?

 

 

看完本文你将知道:

 

 1.  谈老师一上来说,请大家忘记共享,为什么要忘记共享?看完文章就知道;

 

 2.  2004年,清华老师提示我们买五道口的房子,我没有听,结果错过一个亿,2017年,谈老师说两大科技变革将颠覆出行共享,我也没听,结果隔天就错过两个涨停。谈老师说的四大变革是什么?且看本文;

 

 3.  共享的创业都走错了方向,对的方向在哪里?谈老师向清华高管学员们解析了真的共享的五大价值,让我们一睹为快;

 

 4. 共享的未来,不是把二维码贴到更多的东西上,共享的蓝海,是在互联嵌入万物带来的场景革新中,我们拭目以待 。

 

 

清华SCE高管论坛

发言人:谈婧   

日期:2017/09/09

 

一周以前,央行等七部委联合下发公告,基于比特币交易的ICO被定性为非法集资。好端端的区块链技术,在短短3个月时间被玩成了非法集资,人们打着“区块链”的旗号,披着“新经济”的外衣,开始做非法集资的事情,一下子,一个好端端的创新,就被玩坏了。的确,在我们的身边,很多创新事物正在以飞快的速度被玩坏,不仅仅只是ICO,共享经济也是其中之一。

 

 

忘记共享

 

我今天是来说共享经济的,但是第一件事情呢,我希望大家先忘记共享。

 

为什么要忘记共享呢?和ICO一样,共享经济是今年最引人注目的风口之一,从去年底的共享单车,火遍大江南北,到今年的共享充电宝,在短短10天时间里,获得近10亿人民币的投资;再到最近的共享雨伞和马扎,引起大众热议,围绕这个领域的创业项目一次又一次的站上媒体头条。

 

但是很可惜的是,今天我们见到的共享经济,并不是真的共享,这个概念只是被蹭了热度而已。 它们的实质,其实是一些老旧的租赁经济、甚至不成立的商业模式,他们充其量,只是穿了马甲的“租赁经济”。

 

所以,首先,让我们来脱下这些假的共享经济的马甲,看看今天所谓共享经济,他们的实质是什么。

 

我自己创过两个共享经济的公司,这两个公司我都做的非常非常的苦逼,第一个公司,我每天和司机泡在一起,去劝说司机下班以后来平台开车赚外快,不行,会被交警抓住的,上海男人比较怕老婆,不行,我要是开黑车,我老婆肯定不干,直到有司机因为烧钱大战而月入五万,我的日子才稍微好过一点。

 

第二个公司,我每天和家庭主妇泡在一起,劝说家庭主妇少花一点时间看韩剧,多花一点来平台做菜,赚点外快,家庭主妇说,不行,我韩剧看到第80集了,后面还有40集没演完呢。

 

从共享经济在中国落地到现在,三年时间,这三年时间我的小伙伴们都说,我破了一个吉尼斯世界纪录:闭门羹吃得最多的人,因为网约车数百万的司机,数百万个闭门羹吃出来的。

 

两年过去,当我抬起头来看一眼新一代的共享经济,他们的创始人,活得都比我轻松多了,都不需要吃闭门羹,因为他们不用和充电宝的主人勾兑,直接买一堆充电宝扔到饭店里头就可以了,跳过了吃闭门羹这个环节,得知这一点的时候,我忍不住怀疑起了人生,自己简直蹉跎了人生。一直到今天上午,我听了杨校长的讲话,我才发现,原来这个是创新的痛,看来下次我怀疑人生的时候应该找高老师,回学校再深造一下。不过,我后来做了投资人,看了几百个项目,和他们的成长轨迹,仔细分析一下这些模式,发现,其实没有那么简单。

 

共享经济,是盘活社会闲置资源,但是新一轮的共享,只是租赁而已,是一个出租生意。

 

 

在这张图上,我们看到这是四个共享经济的风口上的企业,分别是共享充电宝、共享雨伞、共享图书馆及共享宝马;他们的模式,无一例外,都是出租,都是租赁,创业公司通过购买一批产品,投放到街头或者餐厅,收取一定的押金,并且以非常低廉的租金,让消费者使用,一小时五毛钱、一小时一块钱,他们各自都获得了千万元至十几亿不等的投资。

 

这些,都是典型的蹭着风口飞上天的猪,但是,我们分析一下,它们背后的实质是什么:

 

 

我们见到的共享,其实都和共享没有太大关系,他们背后的有各种不一样的动机,有的是为了消化库存、有的是为了做广告、有的是蹭概念吸引眼球、也有的只是随意的推演概念……这在之前的《如何用共享概念哄骗投资人》一文中已经详细阐述分析过,此处略去。

 

这些共享的确有它一定的价值,它不是一点价值都没有,但很可惜的是,它们大多数并没有什么创新,甚至,没有独立的造血能力,没有商业模式。

 

 

中国式创新

 

这张图片,非常漂亮,但是它让人看了并不怎么开心。

 

 

这是在我的家乡合肥,遍地废弃的共享单车,各种颜色,它们被整整齐齐的排放在绿地上,也许再也不会被使用。根据统计数字,截止目前,已经有8个城市叫停投放共享单车,上海150万辆,深圳89万辆,广州80万辆,武汉70万辆,郑州39万辆,杭州约41.8万辆,南京超过45万辆、福州20万辆,合计约534.8万辆。

 

拿上海举例,目前上海有150多万辆共享单车,而根据从业者的测算,为了满足整个上海的出行需求,只需要16万辆,实际的投放量是需求量的9倍,多出来的8倍的自行车、这100多万辆自行车,它的过剩产能和对城市资源的侵占,都要由社会承担。

 

的确,这些所谓的共享有它的价值在,但是,我们不禁要问,这种新瓶装旧酒的创业,这就是我们所需要的创新吗?

 

说到这里,我想到一个人,这个人给了我很多启发。

 

今年初的某一天,一个学长火急火燎的在微信上找我,说有一个创业项目,一定要邀请我去做CEO,一定要给我打电话,必须今天,这个项目只有你能做,一个只有我能做的项目,听起来很有意思。我觉得好呀,校友项目,一定要支持。

 

打了电话,对方说,他们做了一个废品回收项目,要把使用完的快递包装纸盒回收,再利用,团队很踏实肯干,也融到了一笔天使投资。但是,我就问创始人,为什么一定要我才能把这件事做出来呢?创始人接着就说了,我这个业务啊,其他都很好,唯一的问题,我们一直没有解决,就是要改变消费者习惯,在他们扔掉东西之前,一定要楼下我的回收站里面去把纸箱子回收了,但是,这个事情是一个反人类的事情,人们一般没有这个习惯,要改变这个习惯,真的好难啊;我正好看到了你写的文章,你说自己从小到大都在做反人类的事情,别人在玩你在学习,别人在吃你在健身,所以啊,我这个反人类的事情,只有谈婧你才能做!

 

我听了啼笑皆非,我说的反人类,和她说的反人类,除了名字是一样的,其他是完完全全两个事情,我说的,是上进、学习,别人在玩的时候我都在学习,不然的话我没有办法在清华这个全宇宙第一学府里不挂科,才能和在座的各位做校友;她说的反人类,是反人类的改变用户使用习惯,这是两个完完全全八竿子打不着边的事情;这两个事情,唯一的相同点,就是他们都是同一个概念,都叫反人类,仅此而已,但是,它们的本质是完完全全不一样的。

 

这个故事听来有点滑稽,让人啼笑皆非,但是这的确是很多创新诞生的思路,在面对共享经济的新的模式时候,人们最常问的问题是,这是不是真的共享?

 

不论是普通用户,还是创业者,都在反复的问这个问题,这是不是真的共享?这究竟是不是属于共享经济?但是很少有人会问,这个创业项目究竟解决了什么问题,尤其是创业者,很少有人扎扎实实的问,究竟解决什么问题,提供什么用户价值。

 

 

于是,就产生了很多因为盲目复制概念,从而导致的创业失败,比如说,在过去这一波O2O大面积死亡的浪潮里,很多创业项目是这么想的,因为app能叫来外卖,外卖可以O2O,那么保洁做卫生的阿姨也一定能O2O,但是,很少有人问过家庭主妇,为什么我不固定找同一个阿姨,而一定要不停的换呢?如果我从app上找到了一个阿姨,我一定下次就会单独联络她,我为什么要用APP呢?

 

同样的思路,很多人觉得因为滴滴的车子可以共享,所以充电宝、雨伞也可以共享,因为两个轮子的共享单车可以共享,所以四个轮子的宝马也可以共享,可是,两个轮子的共享,共享单车,它解决了最后一公里的出行问题,它是现有出行方式的很好的补充,但四个轮子的宝马的共享解决了什么问题呢?如果我要坐车出行,这个痛点难道不是已经被滴滴解决过了?共享经济领域最知名的投资人朱啸虎说过,是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共享”不重要,首先关心的是需求是否真实。

 

的确是这样,创业者真正应该问的问题,是这个产品解决了什么问题?这个模式提高了什么效率?这个公司从什么地方赚钱?我观察了这两年很多的创业项目,他们有一个重要的通病:喜欢在概念上做文章、不在需求上下功夫。所以,我们一开始说的,比特币、O2O、共享经济,这些是怎么被玩坏的?就是这么被玩坏的。

 

针对这一点,奇虎360的创始人周鸿祎也很有意见,他说呢,创业者一定要说人话,不要谈情怀,就说你干了什么,给什么人解决了什么问题,产品好,别人就会花更多的时间了解你后续的东西。

 

但是,从概念入手的思路,始终是现在创新的一个症结,这一点不改变,企业很难有真正的创新。

 

 

重新定义共享

 

在去年12月,我写了一本书,名字叫做“重新定义共享”,书名是吴晓波的团队取的,姜还是老的辣,吴晓波准确的预测了,这本书出版将近一年之后,我们需要重新定义一下共享经济。让我们拨开泡沫,来重新审视一下共享经济和它的真正价值。

 

其实,共享经济、租赁经济和平台经济,是三种截然不同的商业模式。这里,我来跟大家解释一下其各自的不同。

 

平台经济指的是依托平台进行交易的商业模式。 所谓平台,就是连接多方供求的交易场所。平台经济早已深入我们的日常生活,举个例子,淘宝店是电商平台、微信和QQ是社交平台的一种。

 

共享经济是平台经济的一种,共享经济最重要的核心,是盘活社会闲置资源,它的价值主要在于被盘活的社会资源。例如:早期的Uber和Airbnb都是共享经济的代表,那时Uber司机是在空余时间接送乘客,赚点外快。这种对闲置资源的盘活,是共享经济的核心。从商业模式上看,共享经济应该是借助平台,实现C2C的资源共享。

 

相比而言,我们刚才举例的所有假共享,都是属于租赁经济,租赁经济,是出租人将某件物品的使用权借贷给承租人,承租人以酬金为交换。租赁,它的主要价值,是降低用户的使用成本。其实在座各位大多数人看金庸小说,就是从租武侠小说的小店里租来的,店主10块钱买了一本射雕英雄传,租一天五毛,20天就可以回本,小学生们也很开心,花五毛钱就可以看完射雕英雄传了,省下来的钱可以在王者荣耀里多买点装备,这就是租赁经济的模式,它已经存在了很多年,一点新东西都没有,可惜那个时候还没有共享经济这个词儿。

 

共享经济具有体量价值和产业链重塑价值,平台和共享沒有本质区分。为了提高估值,很多租赁经济就假装是共享,提高估值。之前我也就这一现象在我的公众号谈婧论道中发表了《平台经济、共享经济和租赁经济》疑问。

 

 

共享经济和平台经济更深远的价值,是它们具备重构产业链的可能性,就是将传统经济链条式的上中下游组织,重构成围绕平台的环形链条。平台将原本冗长的产业链弯曲成了环形,B端用户通过平台直接触及C端用户,节省的各个环节都提高了产业效率。这个我们之后会举具体的案例说明。

 

 

下面,我们来用几个真的共享经济的案例,来跟大家阐释一下,共享经济的真正价值所在。

 

 

 

1. 闲置的社会资源价值

 

共享的第一个价值是盘活闲置的社会资源,也就是冗余价值。

 

比如共享出行的Uber初衷就是盘活95%闲置的私家车,创造一个全新的出行模式。优步估值700亿美金,滴滴估值550亿美金,为什么Uber的估值比所有租车公司加在一起都高?正是因为盘活社会资源的价值,举数字的例子,在Uber的投资故事里,体量价值是支撑其估值的很重要的一环,2016年上海市出租车共5万8千辆,私家车130万辆,而神州租车全国范围内才3万辆。Uber的潜在体量显然要高于自营租赁的体量,所以,Uber的估值自然要比租赁经济的“租车公司”高几个数量级。

 

 

 

2. 产业链颠覆价值

 

共享的第二个价值,是颠覆产业链。

 

在座也许有人平时会听喜马拉雅FM,这个APP上呢,有一群小专家,用音频课程的方式,教授知识,比如教你怎么谈判,教你怎么沟通,以知识共享的喜马拉雅FM为例,原先的有声读物/知识服务产业链是典型的直线,需要经过版权授权、制作、发行、分成的各种步骤,涉及上下游不同的公司,才能接触到用户。

 

现在喜马拉雅做的事情,是把整个产业链弯曲,围绕自己这个有声读物的知识共享平台,将版权方和用户聚拢,直接在平台上生产产品,并实时得到用户的反馈,社群成为这个产业链的重要组织方式。产业链条被浓缩重塑,两端的距离也缩进了,促进了供需双方的沟通,从而整体重构了产业链。

 

 

 

 

3. 大数据价值

 

共享的第三个价值,是大数据价值,而这个价值将是未来竞争的重要战场。

 

以特斯拉为例,特斯拉正在开发的云端系统,将把用户的驾驶数据传输到云端,任意一辆特斯拉识别出用户后,会自动调整车内的设置,为该用户提高最大舒适度。

 

这种大数据的收集与应用将大大改善用户体验,提高粘性,并且,它将能够提供个性化的体验,实现没有大数据的情况下不可能实现的新的体验,比如,无人驾驶,就是基于大数据的一个最具有颠覆性的可能性,这个技术,将实现真正的车辆共享,这一点,我们将在之后的章节里面具体说明。

 

 

 

 

4. 用户价值:低成本获取一样的服务

 

共享的第四个价值是用户价值,由于利用了冗余资源,使得用户可以用较为低廉的价格享受到相同规格的服务和产品,用更低的价格实现所谓的消费升级。

 

在这一点上,VIPKID是一个典型的代表,VIPKID刚刚获得了腾讯领投的2亿美元融资,是K12线上教育领域全世界最大的单笔融资。VIPKID的slogan是“美国小学在家上”,它的业务,是在美国寻找小学老师,通过线上视频的方式,教中国的孩子,这个公司寻找的市场切入点非常特别,VIPKID的价格是270元/小时,相对普通外教100出头一小时的价格,它是非常昂贵的,但是VIPKID提供的课程,对标的是全英文的小学课程,而不仅仅是英文,它的替代产品,是把孩子送到美国去上小学,这个替代产品的价格是至少100万,所以通过线上共享的方式,VIPKID把100万的门槛降低为270元每小时,对于用户来说价廉物美,对于企业来说毛利率又很丰厚,因此能够在同行业遥遥领先。VIPKID正是一个通过共享模式,让用户用更低的价格实现所谓的消费升级。

 

 

 

 

5. 微创业价值

 

共享的第五个价值是微创业价值。

 

先解释一下这里所说“微创业”是指通过网络平台进行兼职、从事自由职业者的活动。伴随着兼职的门槛越来越低,激发出巨大的自由职业者的群体,我们发现,身边多了很多人在微信里做微商卖衣服、在滴滴做兼职司机、在Airbnb把房子租出去,在微博教人化妆顺便卖化妆品、在淘宝卖点小商品,这些兼职的工作,产生了不小的产值,这个群体有多大呢?根据职业发展网络平台领英的预测,到2020年,中国的自由职业者比例将达到城市人口的43%,是一个相当可观的比例,由此带来的就业形态的变化,不可忽视。在这样的背景下,个人和企业之间的关系也发生了变化,企业需要更多的与员工协作。

 

 

 

共享出行平台——智慧城市

 

共享经济的鼻祖罗宾.蔡斯曾经说,未来共享经济有可能代替资本主义,成为主流的经济组织形式,未来,个人的衣食住行,将主要发生在六大平台上,他们分别是社交、电商、出行、金融、医疗、文化教育,其中,过去,现在正在发生,未来即将进行。

 

 

在这些平台里,此时此刻正在发生巨变的,是出行。下面,让我来以车辆和出行为例子,向大家展示一下,一个真正具有巨大产业价值的共享出行的蓝图,是什么样子。

 

回到我们的问题,我们刚才说了,我们不应该过度关注概念,而应该考虑实际解决什么问题,那么,面对层出不穷的共享车辆,我们要问一个核心的问题,那就是改进我国的城市的交通,其最核心的问题是什么?解答就是道路资源不足,而不是车子不够多。

 

 

这张图表我们看到,中国一线城市的人均道路资源,是美国的几十分之一。那么,你多买了几千辆车子放到路上,挤占了更多的道路资源,这会是最终城市交通的解决方式吗?一定不是。

 

那么,解决方式是什么呢?

 

我们看到,包括腾讯、戴姆勒、各地政府,都已经在积极的布局,我们需要在正确的方向上,向目标靠近。

 

在未来共享出行的方向上,正在发生四个变革:动力变革、驾驶系统变革、场景变革和顶层设计变革。

 

 

 

 

1.  动力变革

 

首先,我们来谈谈动力变革。

 

大家看到的这张图,展现了全球电动车企业的分布,我们可以很清晰的看到,电动车已经成为新的全球竞赛。

 

 

我们需要看清汽车动力的纯电动化是不可逆转的趋势。2025年全球纯电动车销量占比将达到25%。而纯电动化的背后则是共享能源的第一步。意大利电力公司Enel与日产合作,正在开发一种V2G的充电系统,也就是车与电网的连接与电力共享。当混合电动车或是纯电动车不在运行的时候,通过联接到电网的电动马达将能量输给电网,反过来,当电动车的电池需要充满时,电流可以从电网中提取出来给到电池。这种共享电力的技术如果应用成功,将给产业带来巨大的变革。

 

电动汽车与充电系统将形成一个更加清洁高效的能源网络,也许三十年之后,城市的雾霾会被电动汽车解决;而纯电动汽车的能量转换率超过90%,远高于内燃机平均30%的转换率,这种能源效率的提升也会为能源紧缺的中国指出一条出路。

 

而这一技术突破,将继蒸汽机、内燃机之后,重新带来一整条产业链的行业性增长。我们可以看到不论是福特、奔驰之流的传统汽车巨头,还是吉利比亚迪为首的后起之秀,都将转型电动车作为发展目标,而随之挤进场内的更有来自硅谷或脱胎于车企与科技公司的初创公司,比如李斌的蔚来汽车、小鹏电动车为代表的初创公司,都想努力抓住这个行业机遇。有些人如福特瞄准了整车制造,特斯拉已然开始了电池制备,而日产则通过与Enel的合作,发力配电系统市场。

 

 

 

2. 驾驶系统变革

 

相比电动车,自动驾驶的未来想象空间要更加巨大。随着人工智能技术的进一步发展,全自动驾驶系统成为了传统车企、各大科技公司甚至初创企业的宠儿。大众、宝马、戴姆勒、日产、长安、广汽等公司纷纷设立了在2020年后实现全自动驾驶量产的计划。

 

 

那我们距离司机职业消失的全自动驾驶时代还有多远呢?

 

日产搭载propilot的聆风自动驾驶测试车已经可以实现一定条件下的多车道自动驾驶,而这只是雷诺-日产联盟2020年达到全自动驾驶目标的冰山一角。雷诺日产和微软在2016年9月底宣布签署了一项全球长期合同,以研发下一代智能联网汽车技术和驾驶体验。为了尽快突破现有的半自动驾驶技术,我们看到更多的传统汽车制造商选择与技术公司展开合作。如奥迪计划同英伟达合作,计划2020年推出全自动驾驶车。今年年底即将上市的新一代奥迪A8将配备堵车自动驾驶,可在低于60公里每时的速度下实现加减速和转动方向盘。

 

而技术的门槛被打碎之后,全自动驾驶被正式应用于乘用车辆而非局限于测试,仍需要各国政府制定相应的交通准则,以及消费者建立起对全自动驾驶系统的信任感。可以预见的是,一旦自动驾驶技术投入物流等商用中,会为公司极大地降低人力成本,并大幅度降低长途驾驶的事故率。

 

 

 

3. 场景变革

 

而基于纯电动化以及全自动驾驶的实现,出行领域将迎来车辆共享化的场景变革。智能导航、自动驾驶系统等技术将成为新一代出行共享平台的基础设施。

 

 

现在以Uber、滴滴为代表的车的共享,实际上是简单的互联网+的共享,其本质还是在消耗司机的劳动力并没有完全挖掘社会车辆被闲置、停泊的95%的时间。虽然城市有百万辆闲置的车辆,但是它们并不能都被利用起来,因为,共享的瓶颈不是车子,而是有时间开车的司机。

 

一旦全自动驾驶得以应用,情况就完全不同了,车的共享将不再涉及车主的时间成本和人力成本,用户通过叫车系统叫来最近的车,其实是一辆被车主设定为可共享的空闲车辆,无需司机,车辆将择优规划航线、全自动地驶向用户。这时的共享,才真正有能力叩开100%闲置车辆价值的大门,而在特斯拉创始人Elon Musk的十年秘密规划里,已经撰写了基于自动驾驶的真正的共享蓝图。

 

这种共享为出行带来的改变,也不再局限于叫车环节,更会改变用户在乘用空间的体验。正如前面提到的特斯拉云平台,可以通过识别用户身份调整每辆共享汽车的车内设置,使个性化、定制化的使用方式成为常态。

 

法国空客集团推出的概念飞行汽车Pop Up,可以自动地应答用户的叫车,并且通过人脸识别功能确定用户的身份。值得注意的是空客的概念车,运用了飞行、载客、行驶的模块分离,这又使得共享的价值因为模块的自由组合而增长数倍。Pop-up目前仍处于概念产品阶段,空客希望在未来七到十年内,与Uber或Lyft合作把这个想法变成现实。这种概念虽然偏中期,但这种整车制造商与共享环节服务商的合作也是不可避免的趋势。

 

 

 

4.  framework顶层设计变革

 

未来出行的变化更会带来交通工具形态的改变,颠覆从A点到B点的方式。我们刚才说了,中国交通出行的最大问题,是人均道路资源不够,怎么解决这个问题呢?这就要求,必须从城市交通规划的顶层设计开始。飞机和轨道的大量应用对城市规划提出了全新的要求。

 

要改变城市交通的规划设计,必然要求政府与公司的合作建设。而这种能改变城市面貌的出行方式,也将带来大型出行平台的问世。

 

 

很多国家在顶层设计上已开展了变革计划。迪拜这个“力争”现代化的都市,已与德国volocopter公司签订合作协议,将把这种18翼两座的纯电动直升机应用于空中出租车系统。而美国特斯拉/SpaceX 的CEO Elon Musk,则设立了The Boring Company, 来实现他对新一代地下交通轨道的设想。2016年9月30日,目前世界上第一列新能源空铁在成都市双流区举行挂线仪式,这个悬挂轨道的背后是由中唐空铁集团发起,由西南交通大学牵引动力国家重点实验室牵头,联合中国中车、中国中铁、攀枝花钢铁公司等七家大型国营企业协同研制,组建成新能源空铁产、学、研一体化协同项目平台。

 

技术层面的动力、驾驶系统变革两大变革,成为了产业链层面的场景和顶层设计量大变革的基础设施,而未来的共享场景和交通形式变革又会推动技术的进一步升级。四者之间又紧密影响相互推动。这些变革才会真正颠覆出行的产业链,真正的解决我们的两大核心问题:道路资源不足和车辆95%的闲置。

 

以上,就是车辆共享,这看起来很科幻,但是它正在发生,研制出垂直起飞和着陆功能的电动双座的原型飞行汽车的德国Lilium Aviation在几天前获得腾讯9000万美元的投资,未来,比我们想象的要更早道来。车辆只是一个例子,正如前面所说,未来有六大平台社交、电商、出行、金融、文化教育、医疗,每一个平台,都会伴随技术的发展,从线上走到线下,更好的渗透到我们生活的场景中。

 

共享的未来,不是把二维码贴到更多的东西上,共享的蓝海,是在互联嵌入万物带来的场景革新中。

 

真的共享、真的平台,具有巨大的产业意义和社会意义,这个愿景的到来,不能依靠手无寸铁的创业者,去单点突破,需要很多资源的结合,只有技术、市场、资本、政府等多方资源携手,才能引导共享经济走向正确的方向,释放共享经济真正的价值。

 

话题:



0

推荐

谈婧

谈婧

10篇文章 1次访问 4年前更新

文章